日本防晒霜价格联盟

百年佛緣 台灣青年法師的形象

佛心慧语2020-07-31 13:52:30

微信号:XinXueCiHang


台灣青年法師的形象

 我初到台灣的十餘年當中,也遇到一些可愛的台灣佛教僧青年,他們跟我幼年時候一樣,曾經懵懂無知,也不知道佛教的前途在哪裡。所幸後來台灣的佛教一直發展,教育、文化、社會事業不斷成長,他們也跟著進步,甚至都成為這許多事業的參與人。


  時光迅速,不知不覺,那許多青年法師如今也都垂垂老矣,有的為寺廟行政辛勞負責,有的為文弘法,有的到處講說,有的興隆道場。現在只把在台灣與我有互動往來的一些青年僧,甚至到中年一代的法師,乃至耆年的長老,略做介紹,以誌往事因緣。


聖印法師

明光法師

 和淨耀法師同樣年代的青年,也非常具有人緣,在台灣佛教界也很活躍的,那就要算明光法師了。


  明光法師,台北縣人,一九五二年出生,交通大學管理科學研究所碩士。他以悟明長老為依歸,在台北大安公園建了一所大雄精舍,在那裡弘法利生,很有口碑。一九九五年,曾到美國紐約沈家楨居士創建的莊嚴寺擔任過住持,是一位誠實本分的有為僧青年。


  明光法師自從出家後,就和我多所來往。他的身材高大,行動舉止彬彬有禮,可惜佛門的長老凋零,如果佛門長老眾多,像他這種人才,能夠親近各方的長老大德,他的成就真是不可限量了。


  我想,在明光法師的弘法過程中,讓他最感困難、挫折和考驗的,應該就是一九九四年二月,發生在台北大安公園的「觀音不要走」事件了。


  所謂「觀音不要走」事件,這是因為明光法師的大雄精舍就在大安公園旁邊,公園裡有一尊一丈餘高,由國際知名藝術家楊英風先生所創作的觀音雕像,自一九八五年起,就由土地所有人捐贈安座在那裡了。多年來,成為台北市民一個流連、沉靜、散步的好去處。


  後來在一九九二年時,台北市政府計畫闢建公園,明光法師代表民眾向市府陳情,希望能在公園內保留此一觀音聖像。經過市長黃大洲裁示,並且發文給明光法師明確指出,「大安七號公園用地內的觀世音像乙尊,經查係名雕塑家楊英風教授作品,經本府深入研析結果,為維護藝術、文化氣息,在捐給本府維護管理原則下,准予保留……。」


  然而,對面的耶穌教教堂靈糧堂,他們放不下這尊開門就能看得到的觀音聖像,便由林治平牧師向市府提出異議,認為公園乃公共所有,不可以設立宗教色彩太濃厚的觀音像。但是明光法師認為,觀音雕像是藝術作品,樹立在公園裡面,讓人見了也能引發心靈的美感。


  事實上也是如此,當地居民、信徒多年來每天在那裡經行、散步,禮拜、問訊,已經成為他們生活中的一部分,根本不存在任何問題。這一切說起來,只顯得靈糧堂有些小氣,放不下觀音像的存在,故而一再訴諸市政府,強力要求把觀音移走。


  當時台北市政府黃大洲市長,也不願意得罪遠在美國的蔣宋美齡夫人和耶穌教,就出爾反爾地發出公文,要明光法師在限期內,將觀音像遷離七號公園。那個時候,明光法師和昭慧法師多次到佛光山台北道場找我,要我出面支援。為了明光法師所託,我也曾到靈糧堂拜訪林治平牧師,但他們的態度強硬,非要觀音離開不可。


  後來,明光法師和昭慧法師、林正杰等數十位信徒,就在觀音聖像的旁邊搭設帳棚,靜坐絕食,訴求「觀音不要走」。後經媒體報導,社會輿論譁然,很多佛教徒及非佛教徒紛紛主動加入靜坐行列。


  黃大洲市長見狀,覺得事態嚴重,主動和我聯絡,並約定在市長官邸,召集基督教周聯華長老、市議員江碩平、秦慧珠,還有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署理會長慈容法師等人,大家共同協商,看這尊觀音聖像到底要怎麼走?走到哪裡去?


  會談幾度陷入僵局,這時慈容法師提到,南部的佛教信者聽說台北大安公園,連一尊石雕的觀音像都容不下,認為台灣竟然這樣沒有藝術水平,大家非常憤慨,已經包了三百多輛遊覽車,準備到台北來,要在現場以稱念「觀音菩薩」聖號的方式,訴求觀音菩薩不能走。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慈容法師的話語一出,黃大洲市長立刻改變立場與態度。他說,你們的遊覽車千萬不能進來台北市,三百部的遊覽車一到,整個台北市的交通就會癱瘓。最後他說,我們市政府同意觀音不要走!


  這話一出,決議底定,觀音可以留下來了!這時已經是深夜將近一點鐘。得到了這樣好的結果,我立刻趕到明光法師、昭慧法師等人靜坐的現場,告訴他們這個訊息。


  大家聞訊,歡喜踴躍,現場立刻響起熱烈掌聲,久久不息,不少人更是感動得熱淚盈眶。不過他們還不敢相信,這麼輕易就能獲得「觀音不要走」這樣的結果嗎?為了確認事實,他們一直靜坐到第二天,直到市長黃大洲親到大安公園宣布,明光法師他們才放心撤退。


  「觀音不要走」的事件到此,終於做了一個圓滿總結。因為當時有周聯華牧師在場,基督教也就沒有再抗議了。記得那天夜裡離開公園時,望著天上一輪明月,高掛在無盡的蒼穹中,不覺鬆了一口氣,心中湧起一股「幸不辱命」的欣慰。


  經過這件事之後,明光法師和佛光山就更加常相往來,共同參與許多佛教的盛事,諸如:國定佛誕節、恭迎佛指舍利來台、世界佛教論壇等等。


  明光法師曾於一九九一年當選第二屆國大代表,並於二○○五年獲選為台北市佛教會第十三屆理事長。他著有《初探佛教原理的系統觀》、《中華民國台灣佛教兒童教育概況》、《佛教與生命》等書,可以說也是台灣佛教僧青年當中,不可多得的一位。


心道法師


  在台灣佛教界中,和聖印、淨耀、明光法師等齊名的青年僧,還有靈鷲山的心道法師。


  心道法師是雲南人,一九四八年出生在緬甸。四歲那年,父親因為緬共發生衝突而遭殺害,家人離散,便與姨丈相依為命,過著流浪的生活。


  聽說他在幼年時,曾加入滇緬游擊隊幼年兵的訓練,但他非常有佛性,十幾歲在軍中就開始茹素。二十歲脫離軍旅後,在二十五歲那年,也就是一九七三年,進入佛光山佛教學院就讀。之後跟隨我出家,我替他取名「心道」,法名「慧中」。


  那個時候,我看他性情孤單堅忍,歡喜一個人苦修;適逢宜蘭圓明寺的住持往生,寺廟沒有管理人,我就建議心道可以去圓明寺的骨灰塔修行。他確實在骨灰塔裡住過兩、三年的時間,天天與白骨骷髏為伴。據說,蛇蟲百腳經常在他身旁遊戲,他都能通過考驗,沒有動搖修行的信念。


  後來,在日本東京大學留學的依空法師,趁著放假回山,寫了一篇敘述他苦修過程的文章,刊登在《普門》雜誌上,結果引起佛教界信眾對苦行的崇拜,紛紛前去探視,給他熱心的護持。他覺得受到打擾,便另外尋找地方閉關修持去了。不多久,就聽說他自己創建了靈鷲山,經常靠打水陸接引信徒,成立靈鷲山世界宗教博物館等等,也有不少弟子、信眾。


  外界一般的人認為他脫離了佛光山,但他多次透過各種管道想要回來認祖歸宗,終於在二○○九年,正式率領僧信二眾弟子三十餘人回到佛光山禮座懺悔,重返山門。佛門本來就有本山、支派的情況,不過,這個時代不同了,雖然我知道他自己有認祖歸宗的意思,但是他們後代的徒眾,就看他們的法系倫理觀念了。




著作權 佛光山 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 日本防晒霜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