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防晒霜价格联盟

小小说:《戏子无泪》

河南师范大学大学生通讯社2020-07-31 14:07:51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大通社」

每周二晚 文艺相约


图 /  花瓣网

文 / 王诗颖


01


“依孤看来,今日便是你我分别的日子呀~”没有震耳的伴奏围绕,武生的声音倒显得愈发高亢嘹亮,衬得庭院格外的寂静空旷。一身素装的二人没有满面油彩,更缺少平日台下熙熙攘攘的听众和不绝于耳的掌声,然而二人显然没有为此所扰。一生一旦,沉迷戏间。

花旦面露苦色,作势要掩面哭泣,便听到小豆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武爷!夫人!”二人瞥了一眼,继续对唱。

“武爷!夫人!”小豆子来到二人面前,一改往日沉静圆滑,气喘吁吁,小脸儿也因着急染上了红晕。

眼看兴致被扫,梁武生不满地斥责,“何事如此慌慌张张的,没点儿规矩,没看我跟二人正在对戏吗!”

“武爷,有贵人拜访。”

武生和花翎对看了一眼,蹙起了英眉。

花翎看武生面露难色,便开口道“小豆子,请禀告那位贵人,我跟老爷身体不适,不便迎客,还望海涵。”

小豆子俯首,看不出脸上的表情,只是犹豫了片刻,便回了一句“是!”

还未等武生叫住小豆子一问究竟,一个身影便出现在了视野。


02


“梁老板,梁夫人!”

“韩警官!您怎么有空来了,快快入座。”武生听到了这声爽朗的问候,放下杯子,肃然起身,招呼此贵人。谁都没有注意到一旁沉默不语的花翎,她秀眉微蹙,有什么东西在她清澈的眼眸里开始沉淀。

“夫人,快斟茶。”

韩警官一边接着花翎递来的茶杯,一边寒暄着“听闻轰动京城的两位名角隐退了,特来慰问慰问,没打扰二位的清闲日子吧?”

“韩警官哪的话,我夫妻二人哪有福气能劳您大驾?”

“听闻二位角儿不登台献唱有些时日了,我们这些整天扛着枪子儿过活的,工作之余想听您二位唱戏享受一下生活都没这个荣幸了啊!”韩警官笑道,从镜片里折射出来的目光散发着意味深长的色彩。

“一言难尽啊,韩警官。”武生放下茶杯,叹了口气。

韩警官眼角染上笑意,眉梢一挑,说“莫非是因为外面的闲言碎语?唉,梁老板不必在意,都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小老百姓儿。”


03


武生刚想接过话头,再说上一二,只见花翎为二人续上茶,说到“韩警官,奴家插句嘴,还望您见谅。”

“哪的话,梁夫人尽管说。”

“我们夫妻二人不登台献唱并非外界的闲言碎语,这唱戏还不是唱给咱中国的小老百姓的?只是我二人感觉唱戏唱了半辈子了,也乏了,再加上人也老了,这嗓子也不如以前,再登台岂不是献丑?”

“是啊是啊”武生一征,随声附和道。

“夫人说笑了,全京城要论一曲霸王别姬谁能比得过二位啊,这连日本的军爷都有耳闻,想欣赏一下二位的英姿啊。”

“不敢不敢,实在是怕拂了何为军爷的兴致啊,还望您转告各位军爷一声,我夫妻二人实在有心无力啊。”武生低头摆手拒绝。

“梁老板啊,唱戏的图个听戏的,听戏的图个乐儿,无伤大雅嘛,只要有人听,唱给谁不一样?再说,这听戏的可是真正的贵人啊,要是能博得他们的欢心,还怕咱这京剧没人听?”韩警官蛰伏在镜片下的一双眼犹如狐狸一般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只见花翎忙欠身婉拒着,“还望韩警官转告各位军爷,我夫妻二人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04


韩警官见此便不再多言,只是起身道别,在离别之前在武生耳边说到“梁老板唱了一辈子的霸王,可别真步了西楚霸王的后尘啊。项羽那是天要灭他,您的命运可是掌握在您自个儿的手心里呢。”

武生目送韩警官,回头却和花翎眼神交汇在一起,相对却无言。花翎笑了笑,说了句

“咱继续唱吧。”

次日,戏园子竟然又如以前一样熙熙攘攘座无虚席,只是都换上了陌生的面孔,热闹的厅堂里挂满了日本的国旗。

“韩警官,这是何意?”

“日本的军爷听说二位身体不适,执意要来探望,我这是拦也拦不住啊”韩警官皱着眉一脸地无可奈何,他身后的士兵却唱起了黑脸,闪亮的军刀叫嚣着,一幅幅狰狞的面孔逼得武生坐立难安。花翎在旁边注视着武生纠结的侧脸,她知道,武生动摇了,她牵起他冒着冷汗的手,说了句“还请各位军爷到大堂等候,我们夫妻二人要上妆,跟各位军爷唱戏,我们怎能怠慢?”

武生惊讶地回望着她,眼睛里溢满了说不清的情绪,但是花翎懂。她望着武生说“大王,臣妾为您上妆吧。”


05


      花翎仔细地将油彩涂抹到武生脸上,像以前的大半辈子一样,武生注视着她,他想说,却不知如何开口,千言万语哽在喉咙,噎得他生疼。

“你不用说,我都懂,你做的对。”花翎静静地说着,可却不看他,只是默默地为他上妆,她就是这样,哪怕唱了半辈子戏了,却每一场都想要漂漂亮亮的。

“你以前对我说过,对的路不一定好走。反正左右都不过是一辈子,倒不如选条平坦的路走,对吧?”她继续说着。

“你怪我吗?”武生终于开口了,颤颤巍巍地。

“你不是项羽,我亦非虞姬,何谈一个怨字,倒是你,怎得说出如此扭捏的话来?”

武生不再说话了,他的眼光颤动着,眼圈开始发烫,他注视着那张认真的为他上妆的花翎,忍不住想闭上眼。

“别动,妆该花了。”武生听怎征了一下,没有闭眼,硬生生地把想眼泪憋了回去。


06


果戏子也会哭,能不能让我泪流满面?

久违的伴奏再次在戏园子内响起,台下依旧座无虚席,

“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虞姬的悲鸣贯穿整个戏园子,听得众人无一不僵着身子,用眼神紧扣着台上倔强的身影。

“哇呀呀!妃子!你万不可自寻短见!”

要结束了终于要结束了,只要这曲戏唱完,我就可以跟花翎过我们的安静日子了。武生心里默念到,可是等他回过神来,看到的却是花翎去残蝶般摇摇欲坠的身体,最终她倒在台子上,一动不动的,她不再飞舞,血迹在她颈子上绽放出鲜红的花朵。

台下一阵骚动,唯有武生仰天长啸着:

“哈!”

“哈哈哈……”

“虞姬虞姬奈若何呀!”

武生哭了,他的妆终于可以花了。



作者:美术学院,王诗颖。最不像美术生的犯二少女,喜欢看盗墓笔记、火影忍者,乐趣是画画、写作、和自己喜欢的一切在一起。梦想是走一条和美术生不一样的路,做一个不一样的文字工作者,用画笔画出一片海,用双手写下一场梦。

排版编辑:@其言朗朗,转载请注明出处


-END-

 

Copyright © 日本防晒霜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