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防晒霜价格联盟

行知怪谈——雾霾特刊

NWU文化遗产2020-07-31 14:11:30

◆ ◆ ◆ ◆

行知怪谈

雾霾特刊

◆ ◆ ◆ ◆


“天地四方昏蒙若下尘,十日五日已上,或一月,或一时,雨不沾衣而有土,名曰霾。”

                                                                            ——《晋书·天文志》

        寒风日盛,这个冬天逐渐深了。天空时常昏蒙下尘,雨不沾衣而已然身披微尘。

        也许冬日本身就很少有蓝盈盈的天色罢,灰蒙蒙的天空已经成了人们眼中的常态。甚至直到喝了一杯冒着热气的白开水都无法减轻呼吸的异常状况时,一些人才后知后觉,原来越近岁末并不见得所有的事情都会越来越好。

        雾霾正在以一种忽高忽低的状态,徘徊在严重污染这一指标的附近,生活区“雾霾之下,健康至上”的横幅可谓是顺势而挂。在约莫中午十二点半的时候,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大家开始各操其职,小红负责全程跟拍。一支部员小队领了宣传单分散地站在道路两旁,男生打头,逢人就递。“记得去那边答题啊!”“哪边?”“就那。”比划不清,温大爷干脆直接领着那人去了横幅处,十三他们几个待在原地继续发着,原本还握着一沓沓传单,转眼就成了空手。相较之男部员,女生们迈出第一步还是有些羞涩的,本身就立在男子队的后面,大部分递送其实都是在捡漏,而且还要先看看对方面相是否良善,才决定要不要把宣传单递出去,能够全部发完委实不易。“他(她)要是看我一眼,我就知道我递过去他(她)肯定接。”末了,彗心挑了个人,笑嘻嘻地递上去,达到了预想的目标,回头一笑,眉毛都不自觉的上挑,“看,成功。”而我的视线却从她的笑一直延伸到她头顶的那片天,此时的天,也许跟张邦昌登基那天一样罢,风霾而日晕无光。

        横幅处一直都保持着一种拥挤的状态,答题的人自不必说,谁都不想看漏任何一道题,参与的人数也是有增无减,除了发传单的小支部队请来的参与者,自发答题的也不在少数。横幅上密密麻麻的,是各式各样字体的签名,有规规矩矩的,也免不了龙飞凤舞的,其中有一个十分显眼。“是藏语么?”“说不定是蒙语。”“钱上面不是有么,拿一张看看。”三个人挤在一起,其中一个掏出一张一块钱,把毛爷爷的脸翻过去,对比了半晌。“还是不认识。”“是藏语。”“肯定?”“应该没错。”三人这才舒了口气,感觉像是完成了一项神圣的工作。那西藏那边的天呢,喇嘛在寺庙里眺望远方,风雪灌进他宽大的袍子,如果笼着一层雾霾,灰蒙的天空是否会像脏了的雪,甚至望不见三宝佛的指引。

        各个角落都有可能出现的小红,这边停一停,那边拍一拍,看着就有点不拍上上百张就不罢休的意思。小悦悦一直站在桌旁,不时指挥几句让略显拥挤之地的活动得以有序进行。

        而就在这样暖心的时刻,霾也一直都在。它虽不像古时那种黄浊、甚至微赤的存在,但总归有一点是一样的,它予我们的警示作用无论古时今时都是丝毫未变的。

        庆历二年,黄雾四塞,霾风终日,朝论甚嚣。那是宝座之上宋仁宗长长的一声叹息,叹了千年,直换成我们,叹到了如今。

        而此时此景,也应卜一卦,谁知不会是否卦呢?倾否,先否后喜。


【NWU文化遗产


文字|行知部

编辑|杜歆雨

图片来源网络

长按关注




Copyright © 日本防晒霜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