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防晒霜价格联盟

《查理周刊》遇袭一年祭

无限日讯2020-07-31 14:48:44




在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编辑部遭遇恐怖袭击一年后,法国全国的情绪夹杂着坚韧、不确定以及日益扩大的内部分裂。



去年1月7日《查理周刊》遇袭造成12人遇害,两天后一家犹太超市遇袭造成4人死亡。去年11月13日,一群声称忠于“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伊斯兰主义武装分子的恐怖分子在巴黎发动了又一场杀戮。


全副武装的军警在巴黎及法国其他大城市的大街小巷上巡逻,在这种情况下,面临威胁的感觉挥之不去。


正如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在传统的新年致辞中所警告的那样,法国正处于战争状态,必须为遭受进一步袭击的可能性(就算不是大概率事件)做好准备。


不过,恐怖分子失败了。如果抵抗意味着在经历一周左右的混乱后人们重新进入咖啡店、酒吧和餐厅、以及参加音乐会的话,那么巴黎的生活在继续,尽管日本和美国游客有所减少。法国人选择照常生活,就好像自己不是下一波袭击的潜在目标。


如果恐怖分子的目标是分裂法国人、促使人们支持极右翼的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同时把人数众多的穆斯林少数族裔推向激进原教旨主义者的怀抱,那么他们也失败了。


民调显示,法国人强烈支持在中东和萨赫勒地区采取军事行动,的确很多选民对于法国重拾国际影响力感到骄傲。他们认同奥朗德的断言,即仅靠国内行动无法击败恐怖主义。


尽管法国人展现出这种韧性,但是一些棘手的问题仍然有待解答。考虑到《查理周刊》那些遇害的新闻从业者曾面对的诸多威胁,他们是否被给予了足够的保护?


为什么在1月份措手不及后,情报部门对11月发生的袭击仍然毫无防备?既然法国似乎成为了ISIS在欧洲的主要目标之一,法国政府是否强大到能够有效应对恐怖主义的威胁?


一个强大的国家,不会以安全的名义去违背自己的根本价值观。最先提出人权的国家不能公然蔑视当初它给予灵感的《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但是,鉴于法国政府提议对被判犯有恐怖主义罪行的双重国籍人士剥夺其法国国籍,法国正面临着这种风险。


此举不会起到震慑恐怖主义的作用:愿意充当人体炸弹的人不会在乎失去法国护照。更糟的是,该计划有可能让人想起二战期间维希政权针对犹太裔法国公民的所作所为。


法国采取干涉主义外交政策姿态的效果也不明显。除非配合有战斗力的当地武装力量的地面作战,否则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轰炸ISIS的有效性令人怀疑。


这些不确定性的背后是法国深层次的文化割裂和社会分裂,过去一年这些问题可能进一步恶化了。


去年1月,数百万人曾高喊“我是查理”(Je suis Charlie)的口号,但是这绝不意味着现在每个法国人都是查理。


《查理周刊》恐袭“周年”特刊于日前发行,其封面把上帝描画成一个“仍然逍遥法外的凶手”,这丝毫不能缓和那些认为该杂志无端冒犯信仰的人的愤怒。更严重的是,如果法国想继续向世界表明它是一个自由、平等、友爱——如果它真的想保住法兰西共和国的民主本质,还应该加入“安全”——的国家,执政者就必须回答这些根本问题。


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涉及到当局在试图重新掌控失去的领土方面的进展。在法国一些大城市的贫困郊区,沉溺于犯罪、毒品和暴力的年轻人已经成为了圣战的士卒。


为了让法国保持韧性,它需要向全体公民提出一个进展愿景,而不仅仅是条件反射式地对袭击和挑衅作出反应。


注:本文作者为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Institut Français des Relations Internationales)高级顾问、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访问教授


Copyright © 日本防晒霜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