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防晒霜价格联盟

忧郁之花的反叛 BLUE FLOWER REBELLION

生活月刊2020-07-31 16:28:24


  我所有的工作,

  就是诠释只有鲜花和植物才具有的神话般的审美层次。 


—— 东信康仁  


法语里偏爱某个人或某样东西(avoir un faible pour qn. ou qch.)直接翻译过来是“对她/他/它有一个弱点”。喜欢谁,你被击中了,幸与不幸的闪电——法国人把一见钟情说成是一记闪电。


东信康仁的花树艺术,就是弱点与闪电。击中我的不是艳丽的颜色,出挑的艺术结构与形式,而是叛逆的美学,花树与环境的砥砺,甚至植物脱离土壤后生命边缘的残酷。就像他说:“我试着与它们的不同属性对话、小心聆听,寻找合适的方式呈现它们最美的样子。与人一样,每一朵花都独一无二。它们的生命在我手中。”可能这听起来有点无情:“但是我所追求正是通过接管它们的生命来创造另一个生命。正是因为这样,使得我带着虔诚和严肃的心态来对待我的事业。”



2013年,东信康仁浓墨重彩的一笔是作品“Bottle Flower Tree”(花瓶树)。不同色彩的撞击重叠融合,禁锢在同一个拥簇的空间,使我们感觉到花的挣扎。单个瓶中花似乎不会那么惊艳,当成千上万的瓶中花堆叠成一棵“花瓶树”的时候,我想东信到底是多么鬼才,实现了让植物在不断“折磨”中绽放——容器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东西。它予以一种呈现,但同时禁锢了花卉的生命。


2015年,东信康仁再做了尝试。他把花带到了日本佐贺,泉山磁石场。


泉山磁石场是制作有田烧原料陶石的采掘场。据说,早在江户时代初期1616年,高质量的瓷石矿在泉山被发现,诞生了日本第一个本地生产的瓷器窑口。这一年,成为了有田窑历史的起点。



不要认为真正的花艺仅是田园风味和沉思,和一个人真心对待其他事情一样,它是一种无法满足的激情。

—— Karel Capek



虽然现在,泉山磁石场已经不复采掘,但是经过400年持续开采后遗留下的山景非常壮观。东信康仁把一束花盛放在陶瓷花器中。三色堇、蝴蝶兰、猪笼草、菩提花⋯⋯仔细看花器上的图案,同样是花,与被盛放其中的花品类十分相似——只不过这些凝固的图案都是静谧的蓝色,与那些真实的、奔放狂野、绚烂至迷的花离截然相反。


东信用作题目的“Blue”一词,除了是指这图案的颜色,是否也表示忧伤?一件活的装置被带到曾经辉煌的泉山磁石场——一个枯槁的环境中。在这里可以理解是一种质问:历史上一贯如此,采石场给周边环境、生态和景观无疑造成一系列的危害和问题;废弃采石场,尤其是石壁的生态恢复,一直是世界性的难题。



泉山磁石场,石壁下,被陶瓷花器禁锢的怒放——画面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孤独感,但对东信康仁来说,画面之外的意义,只能留给前来的人自己解读。


无论如何,我完成的作品也无法超越自然造化。”他说:“当我以花艺师身份创作时,我认识到应该从相反方向出发去展现作品。尔后我才察觉到,自己最想挑战的,是在绝对不会出现花的空间里创造出名为‘花’的生物,使这个空间产生改变。






往期东信康仁精彩内容

你们中的一朵足以代表生命





* * *

以上 节选自《生活月刊》2017年4月号

"礼" 栏目《忧郁之花的反叛

撰文:Dao,图片提供:Azuma Makoto Kaju Kenkyusho 


文字和图片版权均受到保护

任何未经允许的复制或转换都将承担相关责任。



如果还想了解更多关于东信康仁的故事,就请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 或扫描下图中二维码,包邮订阅《生活月刊》2017年4月刊 。





☟☟点击左下阅读原文订阅新刊,现在预订更有好礼相送。





Copyright © 日本防晒霜价格联盟@2017